| 设为主页 | 保存桌面 | 手机版 | 二维码
13

深圳市九阳电池有限公司

电池组配件;镍氢电池;干电池;充电电池;锂电池;纽扣电池;

网站公告
九阳集团下属:九阳电池工厂,九阳光电工厂,深圳市九阳电池有限公司--- 一般纳税人优秀企业,生产型17%增值税, 拥有自主进出口权利,商检备案。.九阳电池所有产品通过中国海关商检、SGS-ROHS认证、美国FCC强制认证、欧盟CE认证、MSDS安全认证。
产品分类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平特论坛高手
校友长文回顾:在特文特大学就读是怎样一种体验?香港金牌六肖
发布时间:2020-02-01        浏览次数: 次        

  其次是与大家分享这段经历,供要出国读书或有意到特文特大学读书的童鞋参考。

  我相信在将来会有越来越多的童鞋到国外留学,这个未来主流的群体不是所谓的高富帅或者白富美,而是更多像我一样中产阶级家庭的孩子。父母利用手上不多的积蓄,支持自己孩子到国外学习、交流和开眼界。

  我期待未来有更多朴实的在外留学/交流的帖子涌现出来,让更多人能够受益前进。

  我搭乘芬兰航空,辗转14小时来到阿姆斯特丹,赶上了当晚6点的火车前往Enchede。

  当初是因为一位朋友已经进入特文特大学读研,机缘巧合向我介绍了这个大学,说起来我当时的目光仅仅停留在传统的留学国家,如英国,加拿大。但看了这些国家很多学校的主页,都没有那种爱的灵感。然后我又去看了特文特大学的官网,很受触动,特别是大门口这个纯白的校名。

  PS:我觉得学校排名固然是个基本考虑条件,但不应该成为首要条件或者唯一条件。

  一个学校的环境,氛围,还有无形的气场都会影响你。而我打心底认为我很喜欢UT。

  UT师生总共也就一万多人,校园很大,你爱躺哪里就哪里。阳光好的时候,放空静静也是不错。校园内的建筑都是典型欧洲风格,装着现代化巨大玻璃幕墙的建筑偶尔横亘其中。

  学校的好坏可能决定一名留学生的外在名誉,但永远阻止不了他/她的成长。选学校很重要,选一个合适的学校更是重中之重。UT说来其实是一个很小众的地方,它的好或许并不合适所有人,但可能对某些人来说,会是心仪的那个地方。我就是那么一小拨人中的一员,愿与你分享我眼中的美。不求同意,但求存异。(20160830)

  大多UT学生,特别是荷兰学生的日常生活,其实就是欧洲人生活状态浓缩。大部分欧盟国家的人民的确十分富裕。这个富裕可能并不体现在消费,而是在心态。他们一代又一代传下来的房产足够支撑一代又一代的消耗,加之欧洲人口极少,百分之九十九可以安居乐业,完成自己的工作,然后回家看电视,回图书馆做科研。

  总而言之,欧洲人,更贴切来说,欧洲青年群体,他们很少有像中国青年的焦虑。由于家庭的富足,他们只需要想着怎么玩怎么享受人生。当然,并非完完全全的玩乐,他们狂欢party,听很大声的音乐,跳很神经质的舞,喝很多很多的啤酒,但他们享受这些之余更重要的是专注于自己喜欢的事情。节奏虽然很慢,但是在我看来,人家每件事情都是走心的,不像中国,大家都很急,想做很多很多事情,反而没有一件事情做得卓越和优秀。

  这欧洲的状态如同我乘的小船,静静漂浮在河上。青年们偶尔开party,偶尔泛舟湖上,偶尔攀岩,偶尔骑车,偶尔晒太阳,你想到的事情,各种各样的人都在做。也没有人管你干嘛。

  初来到UT,我很不习惯。中国节奏何其快,这种养老式的生活实在让我抓狂。无论你办什么手续,做什么事情,只要跟荷兰人扯上关系,他们都会不紧不慢地处理。

  但其实,换位想一下,我们那么急干嘛呢?今天遇到一个中国人体检,等了半个小时,他就不断地说fuckfuckfuck,浪费了很多时间。

  现在已经不是鸦片战争时代,中国不再封闭自我。在如今的世界潮流中,欧洲的领先难道不是一种启示?快步追赶是对,慢工出细活也是关键。在中国,青年们都在焦虑迷茫未来的前途。倘若把这些心思放在学习和思考上,必定会引爆许多未知的创新。

  对于一个爱好睡觉做梦刷梦电影的人来说,荷兰的天气简直就是天堂。天不热,白天温和,晚上凉爽,不用开空调,自然享受着秋天的凉快,可以睡好久好久。

  关于申请,从我个人角度出发,我觉得UT的录取委员会还是蛮认真筛选人选的。虽然存在“早申请早录取”的传言,但我是申请截止前3天才递交的材料,最后等了一个月才等来了offer。在Communication的专业里,只有两个中国学生。

  我相信这么大体量的中国,肯定不止2个学生申请了UT。因此存在两种可能,一种是UT给offer了学生没去,一种是拒绝了。

  但可以肯定的是,UT的申请审核的流程一般都在一个月左右,相比于两个星期就收到offer的英国大学,我认为是UT的确花了很多时间去审核投档者。来到这边学习两个星期后,更加增强了我对UT的信心。无论你是否相信,这边的教授真的,真的,真的很认真。

  最后来个忠实提醒,不要太过依赖UT官网上的信息,一旦有事情不清晰,哪怕再小都得发邮件找专门的人问。举个栗子,当年我就是等推荐信才晚了申请,结果UT申请压根不要推荐信,打脸的是UT网站上写着就要。相信大家申请都是海投的,但我建议大家可以给UT多些考虑,但是不可否认得是它也有下面这些缺点。

  UT名气和排名不高。这不是黑UT,你喜欢一个学校必须要喜欢它的短处。UT真的在欧洲乃至世界都不算非常有名气,特别是中国。

  UT坐落在一个大乡村。这里地处森林,整个校园说是有近1W人但其实常驻校园人口比这个数目少得多,所以很多教学楼或校园角落可能就你一个人在游荡,非常的空旷。因此,不适合渴望投身大城市节奏学习生活的童鞋。

  跨文化交流挑战很大。英国留学的童鞋,哪怕你多么坚定不跟中国人混在一起,但我肯定地说在大部分的专业你还是遇到相当大数量的中国人。这其实也有好的一面,至少减小了你交往的心理压力。而在UT这边上课,你必须准备好被一大群以荷兰人为主体,希腊人,西班牙人,瑞士人等等不同国家的西方人碾压。我时常都在绷紧神经跟别人相处,他们的英语实在太快了.....他们的文化背景什么的和我们也实在太不一样了.....

  侧重说下这个跨文化交流。我个人认为,UT的文化宽容程度比不上美国大学(但是说不上是好还是坏,一方面太过宽容其实是对彼此的放纵,而太低的文化宽容度又比较容易造成误会)。UT的主体学生还是本地的荷兰学生,而这些荷兰学生有些连荷兰都没有离开过。这些人数上占据绝对优势的荷兰学生们也导致了在UT校园内无可避免的被荷兰文化占据主流,某些文化冲突是有可能发生的。比如大家互相会认为对方怎么有那么多很蠢很傻的想法。而在美国,由于各类人群交融,多年强调平等和思想自由,许多大学都是很自由开放具有多样性的。

  末了,附上一张与中国伙伴在中秋节的火锅大餐。哪里有中国人,哪里就有火锅(20160917)。

  UT倡导的是自我学习能力,因此,你学习还是不学习,课前课后阅读材料看还是不看,都没人会管你。但是如果你考试不过,补考不过,那是真的要卷铺盖回家的。你交的学费那么少,你走了真的不会造成影响,人真不趁你这点学费赚钱,不像英国,一个学生就是十多万的高利润资产。

  据我个人经验,在UT的学习,阅读很多,自习时间很多,上课也来去自由,小组合作很多。如果小伙伴们喜欢宁静学习的生活和跨文化的挑战,UT是不错的选择。

  荷兰这边实现module制,比如第一个模块有3门课,你上完了通过了考试然后进入下一个新的模块。每个模块持续约一个半月。有人说这相当于期中考试,但实际上比期中考试更有心理压力,在国内你期中考试不过还是可以继续上课的,也不会延迟毕业(因为一门课程就是在一个模块结束,不像国内一个学期结束)。模块制度下,你一个module挂科就过不了考核,就不能进行下一个模块。个人经历,有一门communication science内容很简单但很多,大家都觉得不会挂科。结果,轻视这门考试困难程度的荷兰小伙伴们有三分之一都挂科了,需要等到下一年才能补考和开始新的课程。这意味着,你的master要延迟半年,很多人就这样放弃了master的学习。

  第二module都给予我们很多压力。我和其他小伙伴几乎每天都要学习才能完成项目。可能因为特文特是个理工学校的缘故,文科类的专业也需要学习量化的研究方法,比如如何搜集数据然后用SPSS得出结果和分析。这个在我本科学校汕头大学的硕士项目中我都没有看到过。

  经过一群小伙伴的共同认证,1千欧的Pre-master学费真的很值很值。大家虽然都上得死去活来,但 时间挤一挤,还是能得空出去走走的。

  关于第二个model的课程我还没有体验多少。荷兰人做事情异常遵守规章制度,他们早就把一个学年所有的进度都标明白。从那些已知的课程来看,到明年2月份我完成通过pre-master前,我都势必战战兢兢地努力学习。(同时我又报了下一年CFA的考试,基本没有周末出去玩的可能。)

  更新于20170106,有童鞋私信我问课程的事情,懒人癌发作,延期了下,如今奉上。

  我当初申请的是Marketing Communication。但学校认为我本科的背景不足,因此给出拒信的同时提供了半年pre-master的课程选择。如果我顺利完成半年pre-master的课程,那就可以直接进入master。这个课程的提供也是UT的一个特色,因此这个pre-master真的是学校希望你能完善自己的知识和对将要开始的硕士有更清楚的认识才设立的,学费才人民币七千多,不像英国某些学校,预科只是为了赚钱。

  我当时还思考半天为啥自己本科(媒体)够不到这个专业,后来我明白了。UT目前要求的硕士论文主要是做定量分析的,在中国大学许多文科本科专业里,定性分析应该是主流。比如在我的新闻学院,大部分是做报道, XX现象分析,媒体分析等。至于调查问卷,那也只是装装样子。在pre-master阶段,我们主要学习的便是统计学中如何做定量分析和如何用定量分析为自己专业做研究。

  定量分析简单肤浅地用一个例子解释,那便是你如何证明你的女友爱你?你通过收集一系列你女友爱你的表现然后变成评分,计算分数的方差并对比你女友的方差和其他女生的方差,最终得出你女友是否爱你比爱其他人更加明显的结论。不一定准确的例子,但大概就是让虚无落于实地。

  专业课不多说了,每个硕士项目都是不一样的。重要提醒是,UT很开放,允许你跨专业申请。

  今天恰好看到一篇文章,关于海归回到中国的平均月薪不到1W,探讨究竟值不值得去留学。在我看来,从来不值得倾尽家财去留学,这个风险太高了,可预估的收益肯定低于这个风险。当然热门的赚钱的专业和名校例外,比如哈佛或者麻省的计算机什么的。注意,是倾尽家财。千万不能因为自己的未来而毁掉父母亲的保险将来。这是我留学最大的权衡。

  对于做过猎头的我来说,我也可以清晰地告诉你,互联网化破除了许多阶级和等级的限制,比如学历。许多大专的童鞋由于工作能力突出也是照样拿高薪的。互联网正式实现英雄不问出处。如果为了赚钱而留学,我觉得还是三思吧,还不如早点投身自己的职业生涯建设。当然也有例外,比如金融行业要求的各种光鲜亮丽的证书和学历。总得来说,选择留学,是选择一个跟自己家庭和个人都相符合的一条路而已,千万不要期待这条路带你一路高歌到罗马。

  恩村实在太少人了,哪怕是东部最大的城市之一。根据维基百科,恩村超过10W人口居住。10W再分散在这141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真的少得可怜。人少代表无聊......我待在学校除了学习还真的想不到能到恩村哪里玩。当然你可以去阿姆或者德国玩,小伙伴们都趁着周末去好好嗨皮。

  题外线点我找了半天路去了校医院,校医院说我要预约。我一直预约不上,那边工作人员帮我用内部系统预约,然后让我14:40 再过来看病。折腾了这么久,过去医院医生就看了我不到五分钟,给我一个地址让我过去拿药,还要到别的地方拿药。幸好有瑞士室友的mini cooper帮助,成功地拿到了药。其实我想说....单身狗在这么一片荒凉的地方真是很苦逼,如果你们能够男女朋友来到这里一起学习,那真会是一场非常浪漫的恋爱旅程。

  我欧洲伙伴告诉我,在欧洲医生坚持的理念是,发烧是人体正常的一种自我防御的反应,所以也就不算是大病,只要开个药吃上7天,就可以了。在这种理念影响下,你去医院预约也有可能排在别人的背后(医院会根据你的病情进行调配)。可能你去到医院等上2~3个小时也很正常,因为你只是是发烧。这个跟中国差异太大了......中国哪个医生不是让你验血,打点滴和拿三天药的。

  以下是一些其他我觉得不太好的地方,可能在别的地方也会发生,但因为是个人经历,所以想要写出来给大家看一看。香港本港台开码现场

  在pre-master做项目时遭遇到“语言隔绝”。因为组里只有我一个中国人,所以他们直接用荷兰语对话,忽略我。一次,两次,三次,最后的一次长达4个小时的讨论我完全只是在听“鸟语”;最难过的一次是他们在餐厅时吃饭仍然用荷兰语交流,我坐在旁边,那种完全被忽视的感觉真让我想要当场哭出来;

  在master的开始选课的时候,被一个荷兰女生设计导致出现了一些分组纠纷;

  我希望这些吐槽或者稍悲观的看法能给同学们一个基本的印象,稍微降低下你们的期待值,没有什么会是完美的,人总是要经历很多事情,希望你们遇到这些不好的事情的时候会更有准备吧。

  除去这些吐槽,我超级感恩我遇到其他很多很好的朋友。其中最值得要记录的分别是我的韩国室友Sangseok, 台湾室友Ashley, 西班牙室友Bob。

  某天晚上,跟Bob,Sangseok喝酒哀悼Sangseok挂科了,然后我喝了几小杯酒,然后就吐了好几小时....最尴尬的是最后还叫来了救护车送我到了医院。(!!高能预警,没啥事不要叫救护车,因为我最后被收了1200欧的医药费和救护车车费!!)

  但始终记得,那个夜里,在我狂吐不止的情况,Sangseok为了方便我吐托着我的一侧脸,并在我耳边唱起了歌和跟我道歉不应该让我喝那么多,Bob送我到医院,帮我拍背和也扶着我脸吐。Ashley在我旁边说“一切会好的;一切会好的!”

  目前是Master的第一个模块,前阵子心情真的很低落。我搬出了跟他们几个住的房子,Sangseok交换完毕回韩国了,Ashley回了台湾。

  连续好几个晚上都跟Bob吃饭,我们聊回以前的快乐日子,一起唱起了歌,两个大男人都几乎要哭出来了。

  在荷兰,短短的一年半时间内,我进了两次医院。第一次就如上面所说的喝醉酒,第二次是我很SB去翻围栏捡足球结果手指被划伤了,神经断了。

  就以第二次的事件为例子把。当时我划开了手指那一刻,血喷涌而出,我马上反应可能是把动脉割到了,一位踢球的小伙伴还马上解开球裤的带子把我的左手扎起来。

  我到达医院的时候,柜台拦着我要保险证明,我没有,结果耗费了半个多小时,举着血淋淋的手登录邮箱找自己的保险凭证。

  进入了医院后,护士把我简单包扎的绷带解开,说对不起,你这伤口太重了,需要去隔壁的急救处理中心。

  去到急救处理中心,再等了半个小时,又一名护士给我解开绷带,说对不起,你这伤口太重了,需要等医生检查....

  结果在椅子上,我目瞪口呆地看着我的血淋淋的伤口2个小时候,护士告诉我,不好意思,神经科的医生今天没有上班,需要等到明天才给你安排手术....

  等了一晚,第二天,我接到电话,我去了医院,护士再跟我说,今天只是信息输入,明天才给你安装手术。于是她开始问我身高多少等问题,最后测了血压。

  这整个过程我都是千万个草泥马奔跑着.....一开始我还会很激动跟他们吵,但是他们总会回答要按照程序来。这程序走了三天,终于我完成了手术。

  先说保险证明,当我们国际学生到荷兰读书,都需要先有保险才能得到VISA。荷兰医疗很昂贵,因此保险是你获得签证的基础。在UT,国际学生的保险公司是AON,这个公司会给你发去一份Insurance Certificate当你获得保险的时候。当你没有生病或者受伤的时候,你从来不会想起这份东西。这份东西其实非常重要,因为你去医院按理来说都需要出示这一份证书,不然医院是拒绝你的治疗的。因此,建议大家来到荷兰第一件事情,可以先把这个保险的证书打印出来,放在钱包里,以防意外发生时可以马上反应。

  这个保险跟普通医疗保险不一样。AON其实业务不止是保险(国际学生保险覆盖了很多方面)。而医院没办法直接跟保险公司联系并进行报销,所以一般来说,你看病了,花钱都需要自己先垫付,然后拿到账单后拍照发邮件向AON去报销。但像我这次手术前后加起来用了接近6千欧,就需要直接告诉AON我没有钱,让他们给你付,但是AON的处理流程一般来说要半个多月,小钱的账单是一个多月,所以一般都要等蛮久的。

  再关于保险的事情,只要你是去了医院,产生医疗费用,一般情况都是保险的,无论你是因为什么受伤的。我这个受伤原因就很傻逼,自己翻栏杆,特别担心保险公司不报。后来遇到一个在医院工作的荷兰人才跟我解释一般必要性的医疗保险保险公司会全包。但问题是,你千万不要说谎。我当时很纠结要不要说这个傻逼原因,问了一圈中国朋友,他们都说不要说实话,随便制造个故事就糊弄过去了。但,后来医院给我的医疗记录上显示,医院是会记录你受伤的原因的。一旦你说谎的事情被保险公司知道了,你的报销是有可能被拒绝的。建议大家做个诚实小伙伴!

  至于那个操蛋的医疗过程......大家只能忍受了荷兰的慢动作了。只要你的生命不是受到严重威胁,荷兰人都是不会跟你紧急处理的。我之前发烧那会,就干等了四个小时.....医生还跟我说,发烧很正常,不吃药不处理一个星期也会自然好....

  我当时做手术的时候,选择了局部麻醉,他们在手术室里放着PARTY 的音乐,开开心心地给我做手术。完了还把昏昏欲睡的我叫醒说:“Mr.Li, I am sorry your finger would lose one part of sensibility.” 医生的笑容多么惆怅同时阳光呀。但是说起来,荷兰的医疗水平还是很高的,做医生的朋友告诉我的缝针缝得专业度非常高....这也许是唯一高兴的事情吧。

  最后,祝大家身体健康,没啥事不要去医院;一旦需要去医院,大家也准备好相应的材料,不要被折腾了。

  2月份刚好是新的寒假项目开始,深圳福坛234234证券时报电子报实时经验手机APP、网站免费阅读强!UT学校也迎来了许多小鲜肉面孔。一年多前错过了热情洋溢的kick-in,真是一个遗憾;当初也因为刚到人生地不熟加之文化陌生,我也是战战兢兢地开始了学校的生活。希望要来UT的各位童鞋有一个比我更好的新生活开始吧!

  Julia,乌克兰女生,第一节课看到她时就被吸引了,超级阳光的女神。这一年多来学习上也多依赖她的帮助。我们一起准备了大部分的考试,一张一张地过课件内容,你问我答地去记忆各种无聊的概念。比她样貌更耀眼的是她的性格和生活态度,基本上跟她聊过的人都觉得她超级nice。她在莫斯科长大,于是她能讲俄语,酒量也是666。她跟我说乌克兰的经济很差,基本上她的朋友或同学就顺便找一份工作就过日子了,她很期待能留在荷兰然后定居下来。每隔一段时间我们都会都在图书馆约着喝杯咖啡,一起吐槽下作业,特别一起吐槽下某个行为恶劣的朋友。她的学习勤奋程度真是太可怕了,只要是正常上课期间,我都会在图书馆遇到她,考试周更是一天几乎十二个小时。抱着她的大腿,我就有惊无险地快乐度过了Pre-master的考试。

  Cream & Yasmin & Diue是我跆拳道的伙伴。刚开始我还以为Cream是中国人,开口跟她说了中文,结果她回了几句后说她是泰国人,囧!之前有一次Cream & Yasmin说学校作业需要她们卖出一批很丑的领带,于是她们想到卖我们领带然后顺带给我们做饭。我们总共8个大男生,连续吃了三个小时,特别是一个荷兰小伙伴Jacco,他一个人吃完了一大盘面条。这期间她们一直在厨房做菜......自那一次后,她们便对聚餐做饭充满了恐惧。对她们最美好的回忆就是,上一年的冬天,雪下满了一地,她们两个过来给我做了一顿泰国+印度尼西亚的晚餐,热气腾腾的冬阴功和印度尼西亚面条让我热泪盈眶。

  Diue是一个很沉迷跆拳道的黑人小哥。他在荷兰长大,文化意义上是荷兰人。我跟他很熟,于是每次我都是拿他肤色开玩笑。比如:

  Jacco, 不得不说的一个典型荷兰男生。印象中最浪漫的事情是,我跟他去酒吧,酒吧里播着荷兰语歌,他一句一句地给我翻译成英语在耳边讲述,看着他蓝色的眼睛,高大的肩膀,1.8的身高,我都感觉要掰弯了.....我们经常一起寂寞地喝酒。

  最神奇的泡妞事件是他泡一个日本女生。我们一起去派对,他瞄上了一个日本女生。额,那个日本女生真是.....没办法入我法眼他却看上了。他拉着我介绍认识因为旁边也有我的亚洲朋友。他们两人认识不到半个小时,Jacco便发起总攻,首先用他硕大的身材跳起舞来挤走了旁边一个同是求欢的欧洲矮个子,然后用一连串日语尬聊了起来,我一脸懵逼地看着他们两个鸡鸭对话。女生的英语不太好,时不时问我什么意思。而后Jacco热情地邀请女生去外面吹吹风,我识趣地拒绝了女生的邀请,让他们两个出去。他们在街道上的榕树底下聊了一个小时,回来后硬拉着我和几个朋友去另外一个酒吧待到了四点。我终于撑不住回家,而他们就这么互相泡对方一个通宵。恩,泡妞要主动。

  灿哥,我师父,至于哪方面的师父,那就是秘密了。哈哈哈哈哈!!真正跟灿哥相熟是那一次我手指受伤了他用豪华跑车载我去医院,后面便越来越多交往。在他的带领下,我混进了中国人高级社交里,噢,不,就是蹭了好几顿饭。在最后半年的日子里,我诚意感谢以下中国伙伴的投食和关怀:灿哥,李二,王一,祥哥,淫叔......(以上都为化名,哈哈哈哈!)

  阿邱(Ashley) & Bob这对couple我真是无力吐槽。这两个我曾经的室友自勾搭上后硬生生地进行了异国恋一年。这次阿邱也从台湾过来跟Bob度过两周,接下来也过来读硕士。做完毕业答辩那一晚,我们三个人一起去吃了牛排和酒吧聊了天,除了被喂了满满的狗粮外,我已经忘记当时讲了什么笑话了!祝他们幸福!

  作为一个南方人,我每天都生活在恩斯赫德寒冷大风的绝望当中。每天思考最多的问题便是今天早上吃什么,午餐吃什么,晚餐是什么。每天最难受的是顶着任性的妖风回家来学校。幸运,还有一群朋友支持着我活下去......真的是活下去.......

  吾之蜜糖,彼之砒霜。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更重要的是专注自己,认清自己,选择自己。

  择友处之。我曾经有一个朋友,总是私底下说别人的坏话而且无中生有地贬低别人。一开始我不舒服却也保持交往。有一次,不知道什么原因惹了他,他事后几天骂出了那些难听的话我真是惊呆了。就在绝交那天晚上,我借给他几百欧,之前还借给他手机和煮饭的锅。那些难听的话正是他在我问归还我的东西时抓住机会说的。人生中唯一一次的绝交让我意识到某些人的确没办法压制自己内心深处的人性之恶。

  自我控制。我认识到人都需要通过不同的方式去控制自己。跆拳道对抗告诉我,哪怕面对强大的对手,不要怕,不要怂,保持自我控制,抓住机会反败为胜。

  本文素材来自知乎话题 ”在特文特大学就读是怎样一种体验“,由UT小编修订。